當你非得要倚賴某樣東西才能看清楚這個世界的輪廓時,就無法自由了|麋路太太|SMILE全飛秒近視雷射

熱愛旅行的麋鹿太太,因為在追求「出發」的過程,Bill多次被眼鏡束縛。這次因為疫情影響,趁機會再下一次出發前,決定來到遠見眼科擺脫眼鏡了! 很有趣的是在 #SMILE全飛秒近視雷射 #術後,Bill在看僵屍片,看見主角之一因眼鏡被踩碎而看不清楚東西產生的恐慌時,有感而發的回頭對太太Jess說:「欸!幸好我做了雷射,這樣就不怕僵屍了!」不意外,立刻引來Jess一個白眼~


而現在Bill在做完近視雷射後,能夠不倚賴眼鏡看清這世界的他,也再次和太太一起踏上旅程到了美國徒步旅行,計劃用半年的時間,用雙腳走遍北美與南美洲!

想要和麋鹿太太一起看遍世界,也可以到他們的FB粉絲專頁追蹤他們接下來的旅程!

近視雷射術前思考

「我想要做近視雷射!!!」

開始近視的時間來得很早,要從小學三年級算起。

起初並沒有特別的喜惡,靠著眼鏡,再也不用瞇著眼睛看教室前的黑板了,這可以算是在我幼時有限的生命經驗裡,少數的輔助神器。

只是,當青春期嚮往飛翔的荷爾蒙在體內蓬發時,小小的內心竟意識到了 #當你非得要倚賴某樣東西才能看清楚這個世界的輪廓時,就無法自由了。


近視雷射術前必須倚賴眼鏡才能看清這世界

於是,開始了各種幻想,幻想未來有什麼神藥或是永恆裝置,讓我可以不用過著戴眼鏡的日子,連聖誕節對聖誕老人許的願望其一就是「希望可以不用戴眼鏡!」。

直到現在,我還是和眼鏡相依為命。

記憶裡,唯一一次覺得「戴眼鏡蠻酷」的時刻,是在配上了變色鏡片的那一年:藍色的鏡片,像是墨鏡,能夠合理的在教室裏面戴墨鏡,「嗯,這倒是蠻酷的。」

可惜這副「帥」眼鏡依然擋不住眼鏡替生活上帶來的許多不便。

「找眼鏡」成了我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

戴著眼鏡旅行有許多不便

戴眼鏡的困難發生在各種場合中,國中時打籃球也撞壞了幾副,有次還被鏡框在臉上割出一道深口,於是從那時起,開始學著戴起了隱形眼鏡,至今過了二十年。隱形眼鏡產生的結膜炎或是久戴的乾澀也沒少過,但為了不戴眼鏡,也只能盡量找到其中的平衡。

婚後,我們開始旅居國外,時間動輒以年來計算(包括紐西蘭、愛爾蘭、加拿大、英國.....等),成為將近七年的背包客生活,而這,更是一件不便利的事。

記得一開始出國生活前,總是特別擔心在國外的不適,我會額外準備一副備用的眼鏡,以防舊的眼鏡損壞;再來,攜帶一副長戴式的隱形眼鏡、一個月份量的日拋、換洗水盒、隱形眼鏡藥水數罐(因為國外的藥水單價比台灣高出許多)⋯⋯光是這些就將有限的行李空間裡佔去了不少。

接著,我們愛上了長程徒步旅行。

在西班牙走朝聖之路時,這些東西成了每天我背在背包裡徒步的重量,即使違背了輕量化的原則,也得承擔。有時起得太早,隱形眼鏡像是頑強的抵抗份子,怎麼樣也不肯就範入眼,又不能選擇不戴眼鏡,對於一個雙眼近視將近九百度的人來說,少了這層透鏡,我的世界只剩一片模糊。

遇上雪地地形時,強烈的陽光反射一定得要配合墨鏡,若是戴著眼鏡又怎麼戴墨鏡呢?在此刻更是極度懊惱自己的近視。

對於有些人來說,戴著眼鏡已經成了一種自我保護的安全感,但對我來說卻是深刻的感到不自在和缺乏自信,所以,才會選擇一直戴著隱形眼鏡吧。隨著隱形眼鏡配戴的時間愈拉愈長,眼球上的血絲也愈來愈多,有人說,這就代表你的眼睛缺氧了。


「可以去動眼睛手術啊!」聽了一些朋友這麼說⋯⋯可是,我是真的害怕。

其它手術失敗,大不了有一些後遺症,如果眼睛失敗⋯⋯「我完全不能想像會是怎麼一回事......」

直到詢問身邊一些沒有戴眼鏡的朋友,才赫然發現,原來身邊有很高的比例的朋友都是做過近視手術的。連我岳母在二十年前都完成過這項手術(會不會走在太前面?),仔細想想,比起從前,現在又有了更不同的技術,讓我再次興起起了一陣希望,「或許可以先去評估看看自己適不適合?」腦海中再次浮現了這個想法。

做了許多功課後,我決定先預約了,來評估一下自己的狀況吧!!!

待疫情過後,希望能和太太來一場長程的徒步旅行,「如果能夠順利拋下眼鏡,那肯定會是一件更棒的事吧?」對於一個嚮往戶外的背包客,能夠有拋開束縛的一線龧光,那就前進吧!

-

在檢查及手術前我已經開始停戴隱形眼鏡,官方建議如下:

  1. 軟式隱形眼鏡:停戴 7 天
  2. 硬式隱形眼鏡:停戴 14 天
  3. 角膜塑型片:停戴 1 個月

為了能獲得看清世界的自由選擇進行近視雷射

近視雷射術前評估

走出家門時,抬起頭看了藍色的天空以及白色的雲朵,淡橘色的陽光隱藏在薄薄的雲霧之後,確定了乘坐的客運班次,接著就像踏上征途,往風城新竹前去。

#近視雷射手術 或許可能就在今天發生了!」想到這裡,心裡頭不由得緊了一下。為什麼是新竹呢?正確的來說應該是為什麼是 #新竹遠見眼科 呢?

如果一個手術的結果會影響你以後看世界的品質,你會不會在收集各種資料後,把他交給專業的人來完成呢?如果你的答案和我一樣是肯定的話,這就是我選擇新竹遠見眼科的原因,信任的朋友推薦,加上大量的資料搜集,讓遠在東部的我,也繞了半個台灣。

但!!!我還是要說,每個人適合的並不相同,適合我的並不一定適合你,除了客觀上醫生的設備及技術之外,個人選擇的信心也是很重要的!!!

選擇遠見眼科的張聰麒醫師進行SMILE全飛秒近視雷射

車程並不算太遙遠,畢竟為了這一刻我已經等了20多年,剛剛好的時間,恰好用來舒緩心中的不安。

營業時間未到,遠遠地竟可以看見許多人早已在門口排隊候診,提前預約的我們倒也不擔心,只是訝異藏身在住宅區的診間竟如此炙手可熱。完成報到,填妥資料之後,緊接著就是一連串完整的術前評估,分別在一樓初步眼睛檢測和再進一步上二樓做更精密的檢查。(突然有種當兵體檢的感覺?)

近視雷射前有多項的術前檢查需要進行

從電腦驗光、度數和角膜的弧度與厚度、眼壓測試、視網膜、視神經、角膜斷層掃描、眼鏡度數測量、近視、遠視、散光的驗光、淚液檢測、散瞳檢查......等多樣項目,以確認是否適合進行近視雷射手術。然而,手術畢竟是手術,風險必然存在,要怎麼樣降到最低風險,這事前的評估是必不可少的!

SMILE近視雷射術前淚液檢查

過程中,除了可以得到完整的衛教諮詢之外,還能夠對於自己的眼睛有一種更深層的認識。並強調即便是沒有打算要做近視雷射手術的人,也應該要做每年定期的 #眼睛健檢 ,眼睛健檢就像是我們平時半年洗牙齒做檢查一樣,是需要定期檢測的。我們較為頻繁的檢查牙齒,是因為若是有狀況,你會容易感受到痛感,所以知道要去看醫生,但是眼睛的狀況比較不一樣,像是視網膜破洞,或是黃斑部病變....等問題,一般是不太會有感覺的,所以你並不會有意識要去看醫生這件事,但當他威脅到你的生活時,就可能已經很嚴重了。

-

在點完散瞳後,讓瞳孔放大,睫狀肌放鬆,我們做二次檢測。兩次檢測時間耗費將近兩個小時,從來沒有想過單單眼睛的檢查竟然可以花費這麼多的時間,儘管手續非常繁瑣但愈是如此,心裡頭卻愈有一種安心的感覺。

中午,終於見到張醫師本人,坦白說在來到這裡之前我已經看了無數次關於他解說近視雷射的影片(過程幾乎可以背起來了!哈哈哈),這次有一種終於見到本尊的感覺。張醫師一如既往的用溫柔的方式詳細解說,細心審查與統整檢測後的各項數據,待看眼睛一切結構完整、角膜健康、數據合乎標準,讓我更清楚自己眼睛的情況,並且說,「你的角膜厚度是適合做手術的!」,同時安排了下午的手術時間。

「沒想到就是今天!」心裡還是再次震盪了一會兒。


近視雷射手術當天

下午手術前的時間是放慢兩倍速的流轉,因為散瞳劑藥效退得慢,只能多喝水,好讓另一名驗光師的確認檢查得以順利完成,徬徨感很輕易地就能佔據時間的空白,所幸,中午跟隨在地的友人來了一趟城隍廟吃喝的行程,滿滿的食物填塞了口腹,也驅趕了本該更巨大的不安。

-

這次選擇的術式是 #Smile全飛秒近視雷射,在我得到的說明裡關於這項手術是這樣的:

#Smile全飛秒近視雷射 是一種眼睛微創手術,原理是用雷射在角膜上下打出一個透鏡,傷口只有2-4mm,約一個筆尖的大小,手術時間短,開刀過程沒有聲音、沒有味道、沒有感覺。選擇這個術式原因大多為,能減少角膜表面傷口和對神經的傷害,有效降低以往手術帶來眼睛乾澀的問題,較不會有皮瓣移位的風險,在於未來做高強度運動是相對安全的,以及日後可能會退回的度數也相對少(統計值是30度)...等。」以上。

在這麼多的說明裡,坦白說,我最在乎的其實是「手術時間可以很短」這件事,否則在這之前,常常會害怕像電影裡頭(絕命終結站5,先不要看!),雷射到一半能量失控的情節,遲遲沒有做手術或許也跟這有很大的關係吧,不知道有沒有人也和我一樣被這一幕困擾得遲遲不敢往前?

驗光師拿起了筆燈再次照亮了我的瞳孔,「嗯,瞳孔有在緩緩縮放了。」他滿意的點了點頭,說得很像在談論某個變形蟲之類的。

完成了第三次的檢查之後,他領著我往三樓的手術室前去。

一旁明亮的手術室是用大片的透明玻璃包圍而起的空間,當醫生將進行手術時,原本透明的玻璃會瞬間變成不透光霧感,科技感十足。每當它重新變回透明時,我會抓緊這個空檔努力向內張望,試著想靠某些蛛絲馬跡獲取更多安慰自我的線索。外頭貼心的提供了各種茶點,想必是知道吃東西也是消除焦慮的方法之一。

護理師再一次進行了最後的衛教、簽立手術同意書(這時候再次意會到真的是要手術了啊!)並讓我重新洗了洗臉,一聲唱名之後,我們一同走進了手術室。

手術衣的穿戴嚴謹,護理師在我的眼周消毒後,在額頭的膠帶上寫下了我的名字,接著在後畫上了兩顆明亮的眼睛,私心認為這應該是對我某種神秘的祈願祝福儀式吧?

張醫師走了過來,用溫柔的語氣親自做了一次手術說明,「待會你就想像自己在沙灘上舒服的曬太陽,完全的放鬆就可以了,只要雷射23秒後,你的眼睛度數就不見嘍。」為了加強比喻,張醫師連這樣的畫面感都形容了出來。

我不禁好奇在操刀了這麼多病人,每天面對幾乎相同的問題,怎麼還能夠保持如此耐心的態度在面對,「我很喜歡開刀,也對於手術過程很有自信,也希望你們能夠充滿信心的交給我。」張醫師即使戴著口罩,我依然能從微彎的雙眼看出他熱情的笑容。

SMILE近視雷射手術開始

雷射儀器有如科技梭艙,躺上後,張醫師的聲線沉穩,經過第一次的綠點注視練習後,正式開始了雷射手術。

撐眼器輕輕的固定在眼周,即便想眨眼也不能。張醫師用催眠般的語氣引領著我注視綠色光點,眼球被吸附固定,光點從原本的清晰到一片白茫,一側的護理士在旁倒數,我雙手忍不住暗暗抓緊了床緣,這個場景說明我在事前的準備功課裡已經再熟悉不過,但還是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在這一刻開始加速。醫師悉心的取出透鏡完成後,又再次重新能夠看見物體,我緩緩的吁了一口氣。

手術過程不過十分鐘,在醫師一句「很順利的成功!」後,我緩緩的坐起身子,抬頭看著牆上的時鐘,「18:14」

「我居然看得見了!!!!!」心裡一陣激動,雖然還有一層水霧感,但對於九百度近視的我能夠看見牆上的時間,實在是太驚訝了!醫師則再次用那充滿自信的聲音說,「恭喜你,今天起再也不用戴眼鏡嘍。」

離開前,護理士遞上了我切下來的角膜,「紀念品!」

SMILE近視雷射後取出的角膜

SMILE全飛秒近視雷射術後照顧

「我看見路上招牌的字了。」手術完半個小時,坐在計程車上返回飯店的我再次不受控的大喊,儘管手術後的水霧感仍在,我已能辨識大多數路邊的招牌了。

模糊成為一種慣性的認知時,突然的正常,反倒成了異常。不是沒有想像過這樣的情節,只是當一切來得太快,不免得讓我再次懷疑自己是不是還身處在隱形透鏡過濾的世界,太、不、真、實。

遠見眼科把術後你所需要的東西都一次備齊了。

接下來一週,這就是我最重要的裝備了。

近視雷射術後保養的用品遠見眼科都貼心準備好

三罐藥水

  1. 抗生素眼藥水:預防傷口發炎及感染
  2. 類固醇眼藥水:幫助傷口癒合
  3. C=人工淚液:改善眼睛乾澀

(術後兩個小時內每半小時滴一次,接著間隔時間為兩個小時。)


兩副眼鏡

透明防護眼鏡、太陽眼鏡

作為平時生活及外出的防護。


防溼紙

術後一週眼睛都不能碰到水。洗頭則是建議戴上蛙鏡以防進水。


睡眠防抓眼罩

為了避免入睡後無意識的揉眼,每晚睡前都要把自己的眼睛保護起來。

-

翌日早晨,我從眼罩裡的孔洞辨識出了浴室的方向,自然的站在鏡子前,我小心翼翼的撕下膠帶,以一個神聖的態度,宛如即將揭開一個重要的禮物般,沒料到,第一個映入我眼簾的是,

「我右邊的眉毛怎麼缺了好大一角!!!?」

近視雷射後睡眠防抓眼罩

驚嚇之餘的瞬間我就懂了。

昨晚黏眼罩的膠帶時,沒有注意到有好大一部分是覆蓋在眉毛上,早上撕起來,竟猶如熱蠟除毛般的連眉毛也撕去了大半。

「但是⋯⋯我能夠很清楚的看到自己的眉毛缺了一角欸!」下一秒我意識到。

我幾乎已經忘記在上一次,不戴任何眼鏡的情況下,能夠看清楚自己的臉是什麼時候了,這樣說起來或許很荒謬,可實質這就存在於我過去二十年的生活啊!!

術後需要回診的時間分別是隔天、一週、一個月及兩個月。

近視雷射術後回診

由於是高度近視(九百度)加上弱視(我一直到檢查後才發現這個事實),在術前預估雷射後的最佳視力為0.8,隔天複診時視力0.6一週後再次回診,傷口已完全復原,可以正常洗臉、洗頭,視力復原至0.9

張醫師說,待一至二個月後,雙眼的視力還有機會恢復得更好,令人充滿期待。

脫掉眼鏡是重新擁抱自由。我不是一個經常會想「回到過去」的人,逝去是無法更改如同被刻在石上的過往,太多的回盼只是耽溺於美好的泡泡裡,輕觸即破。但是,近視雷射後,卻讓我能回到那段—小學三年級前未戴眼鏡、無侷無束的自己,實在美好。

再也不需要透過眼鏡看清這世界

特別感謝 麋鹿太太


遠見眼科 張聰麒 醫師


觀看更多經驗分享文章


醫師也來做SMILE全飛秒近視雷射 惱人的眼鏡終於消失了!|眼球中央電視台 視網膜 feat 張益豪 醫師|遠見眼科
之前

醫師也來做SMILE全飛秒近視雷射 惱人的眼鏡終於消失了!|眼球中央電視台 視網膜 feat 張益豪 醫師|遠見眼科

發表評分
相信有在關注視網膜的朋友們都知道,視網膜在去年已經到遠見眼科,接受SMILE全飛秒近視雷射的手術。也...
閱讀更多
眼睛定期檢查時發現自己有白內障|超音波乳化術|蘿拉延伸焦段水晶體
下一步

眼睛定期檢查時發現自己有白內障|超音波乳化術|蘿拉延伸焦段水晶體

發表評分
本來就在遠見眼科定期做眼睛檢查的吳先生,在一次檢查中發現自己患有白內障,因此決定進行人工水晶體的置換...
閱讀更多